“先对折,再对折……最后,从毛边处开始按‘几’字型剪开,就能得到基本轮廓了。”在文化创意集市,省级非遗项目“缙云剪纸”代表性传承人刘夏英,正向游客刘女士讲解如何剪出“双喜”。刘女士来自四川省成都市,已经在“缙云剪纸”展位前剪出了不少作品,她说:“通过一把剪刀就能制作出这么精美的图案让我很感兴趣,剪纸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也特别有年味。我们那也有乡村春晚,但是丽水更有特色,活动特别丰富,感觉规格很高。”

  周伟霞家住丽水市区,很早得知消息的她却错过了当天演出,她说:“我是很期待这次活动演出的,来晚了一步感到很遗憾。乡村春晚很接地气,为我们增添了不少年味,丰富了我们的生活。丽水举办这一活动既是向全国推介自己、展示本地文化的好机会,更是一个打响丽水乡村春晚品牌的契机,我觉得挺好的。”

  “丽水是中国乡村春晚的发源地,对丽水而言,乡村春晚也是一张‘金名片’。”麻俊雄是古堰画乡一家咖啡店店主,他认为丽水举办这一活动可以很好地宣传本地文化。

  文章来源:http://www.lishui.gov.cn/zfzx/jryw/202001/t20200109_4336505.html

  迪拜机场转播央视春晚

  新浪娱乐讯 近日,迪拜国际机场内的电视屏幕上已经在循环播放中国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晚的宣传片,这个全球客流量最大的机场近日宣布,将在中国农历除夕(1月24日),在机场内全程转播中国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晚,这是迪拜机场“喜迎中国新年”系列活动的一项。

  为了用浓浓的中国年味欢迎中国游客,最近迪拜机场内到处是富有中国特色的喜庆装饰,还组织了中国音乐、茶道、书法表演。机场免税店推出了价值百万美元的抽奖活动,其中部分抽奖专门只针对中国游客。2018年迪拜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超过8910万人次,连续第5年居国际旅客量全球第一。其中中国游客约占4%,但在迪拜机场免税店,中国游客的购买量占到了其销售总额的17%。2019年中国人在迪拜机场免税店购买了约10亿迪拉姆(18.8亿人民币)的商品,是迪拜机场免税店销售额位居全球第一的最大推手。迪拜机场每年都会在春节期间针对中国游客推出各种活动,而直接在机场内全程转播中国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晚这还是第一次。

  机场负责人表示,预计春节期间会有大量中国游客到访迪拜或者在迪拜转机,观看春晚已经成为中国人的重要习俗,希望能给中国游客营造“宾至如归”的气氛。迪拜机场目前与全球260多个城市通航,近期每日客流量预计都将超过20万人次,在中国新年来临之际,来自全球的国际旅客也可以通过观看“春晚”来欣赏中国文化的魅力。

  (责编:哈哈大王)

  文章来源:http://ent.sina.com.cn/tv/zy/2020-01-22/doc-iihnzahk5746535.shtml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音乐先声,作者 | Sybil

  2019年,备受粉丝期待的的吴亦凡遗憾地没有出现在春晚的舞台上。不过,今年春晚依旧流量荟萃。李易峰、朱一龙、迪丽热巴、张艺兴、阿云嘎、TFBOYS、台风少年团,这些在各类影视作品、综艺节目中圈粉无数的新晋明星们,成为了2019年春晚的收视率担当。

  毫无疑问,所谓“流量侵占春晚”现象,这些年愈发凸显。“华语唱跳第一人”张艺兴已经连续三年登台,而2013年出道的TFBOYS也在连续四年的露脸变得愈发成熟。

  回顾历年春晚,我们发现,曾经“造星”的春晚开始“追星”,二十年前就开始了。

  春晚的变与不变

  自1983年第一届猪年春晚起,这一在大年夜面向全国观众播出的文艺晚会已经陪伴老百姓走过了36个年头。最早,春晚舞台不大,在节目形式、内容上不够丰富,现场嘉宾也十分有限,不少嘉宾还献演了多个节目。音乐先声浏览1983年春晚节目单发现,当年李谷一一共参加了4个节目,唱了9首歌,郑绪岚也唱了3首。

  说起来,改革开放初期,举国上下文艺复兴,港台流行也如飓风般扫向内地。彼时,春晚怀着开放的心态主动拥抱新鲜事物,甚至超出了当时观众的接受水平。

  比如,1985年,来自香港的罗文将DISCO跳上春晚,引得央视收到好几麻袋批评信,最后《新闻联播》都不得不向全国人民公开道歉。两年后,费翔借《故乡的云》《冬天里的一把火》打破年龄代沟、圈粉无数,风靡全国。从那时起,春晚便成为全国的流行风向标,将一个又一个明星推向大众。

  

  然而今天,我们很难再将春晚视作“造星工厂”,相比造星,春晚早已沦为“追星族”中的一员。这背后,是传统媒体的失势,更是造星模式的变迁。

  事实上,这些年来,春晚一直试图在节目形式、内容上与时俱进,不断推陈出新。随着互联网、新传播技术的发展,春晚也引入了多种互动模式。2015年,微信红包登录春晚;2016年,主、分会场多地同步直播开始成为新的传统;2019年,春晚也和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达成了内容分发和互动合作。

  在节目类型设置上,春晚音乐节目基本形成了固定模式,不外乎歌曲、歌舞、器乐、戏曲几大主流类型。而为做到老少皆宜,春晚音乐节目的内容风格,几乎涵盖了军旅、民族、戏曲、少儿、古典、流行各个品类。不过仔细来看,这些年春晚音乐节目也悄然发生了一些变化:

  一是节目形式上的创新。一开始,春晚上的音乐节目总是一曲接着一曲,曲目较多时往往采用“组曲”“歌曲串烧”的方式。随着节目内容的精细化,无论艺人还是节目形式,“混搭”逐渐成为春晚的新看点。

  以周杰伦为例,周董一共上过5次春晚,前两次分别是2004年的《龙拳》和2008年的《青花瓷》,随后三次,他先后与宋祖英合作《本草纲目》《辣妹子》,与林志玲搭档《兰亭序》,与蔡威泽演绎魔术与歌曲《告白气球》。

  类似地,张艺兴去年和黄渤、陈伟霆合作,今年与凤凰传奇等同台演唱,2013年雅尼、常静合奏《琴筝和鸣》,一个西方古典大师,一个东方演奏名家。比起合并同类节目,“混搭”将来自不同领域的艺人或是节目形式“另类”组合,令人耳目一新。

  

  其次,在艺人来源上,也变得更加多元。八、九十年代,登台春晚的艺人多是老一辈艺术家,流行艺人也多来自港台,谭咏麟、刘德华、小虎队、庾澄庆等纷纷在这一时期涌入观众视野。

  千禧年之后,随着选秀综艺的蓬勃发展,大量综艺节目红人被推举登上春晚的舞台。2010年,综艺《我要上春晚》开始成为草根明星走向春晚的直通车;《好声音》《好歌曲》《星光大道》等综艺,也向春晚输送了不少艺人与优质内容。

  

  而在国内拥有大量粉丝的海外艺人,也频频受邀参演春晚节目。2014年,郎朗、2CELLOS、雪儿合奏《野蜂飞舞》,长腿欧巴李敏镐与庾澄庆合唱《情非得已》;2018年,马克西姆、吴牧野共同演绎钢琴曲《新丝绸之路》,国际化,也成为春晚的标签之一。

  此外,在歌曲内容上,春晚偏向更加亲民、大众的曲目及艺人。国民组合凤凰传奇、玖月奇迹就多少次登上春晚,每年的热门曲目也在台上被再度传唱。大体来看,2010年《传奇》、2012年《因为爱情》《万物生》、2014年《群发的我不回》《时间都去哪儿了》《倍儿爽》、2015年《从前慢》等,华语原创力量逐渐在春晚崭露头角。

  36年春晚音乐节目,正是华语乐坛的缩影。港台经典、怀旧金曲、网络热门、原创流行……春晚一面追逐时代潮流的同时,一面也成为了某种情怀的象征。

  2009年纵贯线登台,2010年小虎队时隔18年重聚春晚,2012年费翔加盟组曲《致敬30年》再唱《故乡的云》,“大龄追星族”的青春记忆被再度唤起;2018年,王菲、那英同台献唱《岁月》,带领广大观众重回1998。

  

  春晚变了许多,也保留了许多。变与不变之间,也留下大批金曲以慰众人。

  铁打的春晚,流水的流量

  如今,许多人认为,春晚老了,不受年轻人欢迎了。然而,五环外的世界远远超出精英们的想象,近年来春晚收视率依然在30%左右浮动。音乐先声认为,这一结果与人口属性相关,也离不开春晚为争取年轻观众做出的不懈努力。

  

  以2018年为例,周杰伦、蔡威泽《告白气球》夺得春晚收视之冠,市场占有率达32.5%。歌舞类节目导演夏雨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希望用优秀的年轻演员,用适合他们的节目或者为他们量身设计,吸引更多年轻观众的加入。

  事实上,寻求与年轻人接轨,获得年轻人的喜爱一直都是春晚的诉求之一。从八、九十年代港台天王天后到21世纪内地流行再到“后春晚时代”的流量鲜肉,36年来,春晚从未间断邀请各路“流量”,几乎网罗了整个华语乐坛。当人们在质疑流量的背后,殊不知今天的张艺兴、TFBOYS,便是昨日的费翔、小虎队。

  同时,春晚也试图把握内容与流量的平衡。夏雨表示,在创作一些主题性歌曲时,尽量做到整首歌曲易于流传,为年轻人所接受。可见,在讨好年轻人上,春晚可谓不遗余力。

  正如前文所言,随着大众文娱的不断丰富,曾经人们需要依赖个别媒介获得的流行内容在今天几乎唾手可得。选秀综艺、全球热门……年轻人不再需要春晚作为他们的潮流指南,春晚也已不再是许多人大年三十的唯一选择。如何立足当下,抓住新时代年轻人的胃口,才是市场化媒介环境下春晚不得不迎接的挑战。

  不过,即便如此,从“少年追星”变为“中年追星”甚至“老年追星”的观众们早已习惯了春晚这一娱乐形式,与其问谁上过春晚,不如问还有谁没上过春晚。2019年,流量鲜肉们都成了老面孔。

  回溯过往,春晚明星早已换过一拨又一拨。所谓物是人非,不过是世代更替,被老一辈观众不断吐槽的流量鲜肉,谁说没可能成为新一代年轻人的榜样?

  结语

  作为一档面向大众、民族大联欢、带有意识形态色彩的国家级晚会节目,春晚不得不协调各方诉求,努力满足各个年龄阶层观众的喜好。

  对于老一辈观众,春晚是一种时代记忆,但对年轻人来说,无偶像,不春晚。我们看到,每届春晚都在尽可能地讨好年轻观众,从刘德华、谢霆锋、林志炫、周杰伦、蔡依林、林俊杰到林宥嘉、华晨宇、邓紫棋等等,都在春晚的邀请之列。为了偶像,不少年轻人也会勉为其难地看上一看。

  没准儿再过二十年,今天的春晚也将在年轻人的吐槽声中变成另一种新传统。而那时的春晚,还会继续讨好接下来的年轻一代,变成不同代际间彼此连接的纽带。

  文章来源:https://tech.sina.com.cn/i/2019-02-06/doc-ihrfqzka3916852.shtml